• 秒秒彩平台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2 19:00:00本章字数:1504字

    陈光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尤其这次逃命奔波,咳嗽得厉害,不时咳出血来,陈光心里很焦急,母亲应该去好的医院治病,否则有性命之忧,可威山县被日军封锁,连只鸟都飞不出去,自己又没有分文,眼看着母亲病重,这可怎么办啊?

    陈光叫颜婶照顾母亲,自己便去县政府找人,他希望能找到张天择帮他度过难关。他又想,经此劫难,张天择恐怕不在了。他正在街上自己走着、想着,有人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,陈光扭头一看,高兴得说,原来是你,张县长。张天择也高兴得拉住陈光,陈光从被张天择提拔当了警局副局长后,心里对他充满感激之情,可以想象,怀才不遇的青年,对于知遇之恩看得会很重。张天择细细询问了陈光一家的近况,知道了陈母病得很重,计上心来,假惺惺地说:“陈光,为了保住县政府机关人员的生命,我无奈当了日本人委任的威山县长,我是不忍几十条办公人员被日军杀戮而委屈求全呀!你要理解我。”陈光听完身子晃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张天择又说:“日本人又说要建立皇协军,一个营的编制,手下有七百多人,我向他们提到了你,只要你我一心,这日后的威山虽说是日军的天下,可是咱们还能手遮半边天,你说呢?”

    陈光喃喃地说:“我不当汉奸,况且母亲死也不会答应让我去当汉奸的。”

    张天择大声开导着说:“想想吧,你的母亲病的厉害,再不去治疗,连命都保不住,现在威山县被日军封锁,缺医少药,满目疮痍,答应日军吧,他们会备足钱,准备好汽车,送你母亲去大城市医院治疗,保命要紧呀!”

    陈光自幼和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为了他节衣缩食,付出了全部的爱,一想到在生命线上挣扎的母亲,他流泪了。他动摇了,说:“好吧,我答应。要把我母亲送到大城市最好的医院医治,不要告诉他真相,如果她知道了,宁愿去死也不会答应。”

    张天择笑着说:“保密我们一定做到,就放心吧,和我一起去见深田。”

    深田看着眼前的陈光,感觉这个青年文静中透着果敢、干练,笔挺的身姿,很有帝国军官的气质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他命令两个日本兵夹击陈光,只用了四五下,陈光打倒了他们,山本又给了他一支手枪,陈光抬手击中了50米外的灯泡。

    深田笑着说:“很好,就由你出任皇协营营长,首先要对皇军忠诚。

    然后面对张天择说:“他怎么样?”

    张天择笑着说,没问题,很忠诚。他又把陈光的条件讲给了深田。深田、山本很欣赏陈光,深田笑着说:“作为皇军的朋友,有了困难说出来,我们一定帮忙,山本,联系占领区天津的最好医院,备足足够的黄金,派专车送他的母亲去治病,我给你开特别通行证,就不会受到阻拦,我们军方就不出面了。”这正合张天择之意,他想让陈母在天津治病,定居天津,让陈光有时间去探视,起到保密的作用,也让陈光不至于分心。

    出了门,张天择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陈光,陈光只有同意了。

    山本很快派了车,准备好了一切,叫人把车交给了张天择,张天择让自己的司机开车接来陈母和颜婶母女,陈光违心的告诉母亲,是县长大人又一次帮了咱们,出钱出车,让您在天津治病,定居在天津,我和县长都已经从商,不会给日本人效力,您老在路上多注意身体,我就不陪您去了,还要随县长做生意。

    陈母对张天择千恩万谢,嘱咐陈光听张天择的话。

    陈光又嘱咐颜婶母女在路上照顾好母亲,颜婶的丈夫早亡,她们也愿意照顾陈母。车子渐渐远去了,离开了陈光的视野,他留下了伤感的泪水。

    坂田师团准备向南推进,欲与左翼、右翼的日军大部队会合,准备攻打河南。

    威山战略位置十分重要,为此留下了松田次郎大佐的第五联队驻守,在深田的建议下,由山本太郎少佐任宪兵队队长,协助松田管理威山。深田则继续随同坂田师团南下。山本太郎向老师深田告别时,深田拍着山本的肩膀有力地说:“总有一天,帝国的军队会攻陷南京,到那时,我希望能见到你,山本君,咱们南京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