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腾讯十分彩代理

    更新时间:2018-08-09 19:46:48本章字数:2072字

    然而不久之后,雪竹那苍白的脸,却变得越来越红润,甚至红的要滴血了。

    见此,凌凤羽满脸严肃,迅速的拿出金玉寒冰针,射向雪竹的周身大穴,深紫色的斗气汇入针里,刺激着雪竹的那些穴位。

    她早就清楚,虽然愈皇丹有神奇的疗效,但以雪竹现在的实力,根本还无法吸收的完这颗药的所有的药效。

    药皇炼制出来的药都有非常强悍的药效,由于使用的药材的年份都在十万年以上,所以并不是一般的人能吸收得了的。因此,凌凤羽打算用外力帮雪竹炼化药效,助她一臂之力。

    凌凤羽将雪竹凌空升起,随即双掌向她背后传送斗气。不一会后,凌凤羽闭上了双眼,随即用精神力探测雪竹的体内,催动金玉寒冰针,把剩余的药效全部炼化。

    然后,凌凤羽用精神力把那些炼化的药效,全部引导到雪竹的丹田里,同时用斗气把外界的金玉寒冰针变换了位置。

    雪竹满脸痛苦,丹田的暴涨,让她感到异常的不适,到后面她不由的抽搐着身体。凌凤羽感觉到她的不适,立即又变换了金玉寒冰针的位置。

    按照随同金玉寒冰针一并发现的炎皇医经的针法,对准穴位来施针,雪竹的痛苦立即减少了一大半。

    接着凌凤羽一扬手,两人立即出现在青尊戒中。随即她用精神力激发丹田中,所有被炼化的药力。雪竹顿时大吼了一声:“啊!”

    之后,凌凤羽通过探查,发现雪竹的丹田被强烈的刺激,随后渐渐的发生巨大的变化,四周的斗气也朝雪竹涌来。

    嘭……凌凤羽感到雪竹的丹田一阵激荡,瞬间从斗灵后期升到了巅峰。然而那变化还未停止,丹田继续吸收着空间的斗气。

    渐渐的,那深蓝色的斗气越来越深,直至最后化为淡淡的紫色。随之而来的是,丹田里的形态有了变化,一枚淡紫色的晶核出现。

    见此,凌凤羽慢慢的收回了手,不再向她输斗气,任由她不自觉的吸收着周围的斗气。凌凤羽看着雪竹祥和洁白的脸,不再红肿不堪,心底为她高兴。

    这次因为服食了愈皇丹,加上她的辅助,雪竹顺利的突破,晋升到了斗皇初期。这次雪竹真是因祸得福了,不过这却不是她想要的,她宁愿她晋升慢点,都不要受这份罪。

    想完,见她没事了,凌凤羽一挥袖,金玉寒冰针瞬间全部回到她的手上。一张手,一个盒子出现,凌凤羽把金玉寒冰针装入盒子里。

    然后,她伸手拿出隔层的炎皇医经,仔细研读起来。直到把所有的内容都看完后,她才把医经放回盒子。

    随后,她闭上了眼,在脑海里整理这些医经的信息,不断的把那些内容复刻在脑海里。直到确定再也不会忘记之后,她在脑里演练起那些针法。

    废寝忘食的演练,几天几夜的时间,让她把所有的针法都铭记于心了。然后,她又进入了修炼状态,把身边的斗气不断往身上吸,不断的充盈之前为帮雪竹损耗的大量斗气。

    又是几天几夜过去,凌凤羽终于睁开了眼,她总算把丹田里的斗气量补回来了。一睁眼,她就看向雪竹,见她紧闭双眼,静静地盘坐着,此时已经不再继续吸收斗气了。

    过了好一会儿,凌凤羽发现雪竹的睫毛不停的在抖动,她欣喜的看着她,心知她这是要醒来的节奏。

    于是,她眼都不眨一下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雪竹慢慢的睁开眼,见在陌生的环境里,有些迷糊。不过在看到凌凤羽时,她瞬间反应了过来,这是在青尊戒的空间里。

    “小姐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好怕,呜呜呜……”雪竹一把扑向凌凤羽,一直绷着的神经,终于放松了,瞬间就再也忍不住了。

    她能在宇文媛媛和炎伟的面前强装坚强,却在凌凤羽这里,无法继续装下去,她的软弱也只对凌凤羽一人展露。

    凌凤羽轻拍着雪竹的背,被她的泪给撩动了心弦,她发誓誓要那两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

    既然伤了她心尖尖上的人,那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,就连他们的灵魂都不放过。此时,昏睡的宇文媛媛和炎伟同时打了个寒颤,浑身泛冷,就算裹紧被子,也不停地打哆嗦。

    “雪竹,你放心。以后,小姐会保护好你的,不会再让你受到像这次的伤害。炎伟已经被我废了,以后他再也不能碰女的。”

    “宇文媛媛她只能终生为奴,她的丹田也被我做了手脚。当然,这些还不够,他们以后会更凄惨!”凌凤羽轻柔的帮她擦了眼泪,说到最后勾起了恶魔的笑。

    雪竹抽了抽可爱的鼻子,面对着恶魔般的凌凤羽也不怕,反而甜笑道:“嗯,小姐,你对雪竹最好了。小姐做什么,雪竹都支持。”

    “傻丫头,好了,我们出去吧!等下你洗个澡,换身衣服。”凌凤羽勾了勾她的鼻子,笑道。

    雪竹点点头,随即和凌凤羽出去了。然后,凌凤羽亲自服侍她,帮她洗了澡,见她身上并没有任何的痕迹。

    见此,凌凤羽庆幸她去的早,没让炎伟玷污到雪竹。不然,她真不知道雪竹该怎么活,她能感受到雪竹,对这事还是有点恐惧。

    洗澡的时候,雪竹不断用毛巾揉搓自己,直到红了后,凌凤羽才阻止了她,对她说道:“雪竹,炎伟只是看见了一点点的位置,并无大碍。”

    “雪竹,你不能因此而厌恶自己,不要怕,他并没有得逞。”“小姐,看到一点,我会不会就没人要了?”雪竹哭着,伤心的向她询问道。

    凌凤羽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雪竹,揽住她说:“雪竹,并不会,炎伟只是看到你的一点肩的位置。这是很平常的位置,清逸不会不要你的,相信我,不要对此介怀,好吗?”

    雪竹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,抖了一下,然后发现炎伟真的只见到她一点肩的位置,这才放松了下来。

    凌凤羽见怀里的她,不再僵硬着身子,便知道她想开了。于是,接着帮她洗澡。之后,陪着她一同入睡。